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308治疗白癜风费用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01:17:5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308治疗白癜风费用,台前白癜风医院,宜章白癜风医院,可以治愈白癜风权威的论坛,烟台能否根治白癜风 ,可以根治白癜风的偏方,烟台白癜风会传染么

见证五年生死离别 让人生美丽、有尊严地谢幕

  张彤走在阳光里下班回家

  张彤工作中,她正在给一名逝者化妆

  一双戴着白色橡胶手套的手,熟练地打开一个化妆箱,拿出一只毛刷,走向整容区。90后入殓师张彤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从决定成为一名入殓师开始,张彤的内心其实是挣扎的,多少次徘徊在放弃的边缘。但一路走来,如今的她却感悟到这是一个值得骄傲的职业——让每个人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。

  抗拒

  听老师讲课太恐怖

  开学第二天就想撤

  张彤是沈阳回龙岗革命公墓的一名90后入殓师,长沙某学院殡仪专业毕业,之后一直从事入殓工作。她能歌善舞,会弹古筝,喜欢戴可爱的发卡,从小到大都是小公主的形象,认识她的人都不会想到,她成为了一名入殓师。

  或许很多人都好奇,这样一个90后女孩为什么会选择入殓师这个职业。张彤说,这还要从她高考那年说起。

  高考时张彤的成绩只能上大专,压力比较大,并且那时家里遭遇了一些事情,一些亲人离她而去,尤其是她的姑姑,离开时面容不太好,家人就想让她离开时美一些,但没有办法。

  后来,张彤的父亲在电视上看到了入殓师这个职业的介绍,就动了心,张彤在报志愿时就报考了长沙的这个学院。但那时,关于这个职业张彤知之甚少,以至于她在大学开学第二天就嚷着不想再继续学业了。

  “我的专业叫殡仪技术与管理,老师上课时讲了很多鲜活的案例,也就是遗体美容前后的对比。”张彤说,那时她觉得很恐怖,上课时用双手遮住脸庞,不敢多看一眼。

  张彤说她看到的遗体与电视里的不一样,特别真实,感觉死亡很近很近。张彤甚至觉得,看这样的视频,比看剖腹产手术还要可怕。

  “那个时候我青春期,比较逆反,死活不想学了,就给妈妈打电话。”听到女儿的想法,妈妈满口同意,因为她最开始就不同意女儿报考这个专业,理由是不好找对象。

  转变

  不知情被学校调专业 不服输非要学好

  开学之后学校组织了一次抽签仪式,如果抽到“去”,就意味着被这个专业淘汰。

  就在此时,送张彤去上学的爸爸在长沙糖尿病犯了,被送到医院抢救,张彤一个人在医院照顾爸爸,一个人在外地孤苦伶仃的张彤感觉到了明显的无助,那几天心情特别不好。待爸爸的病情好转后,张彤返回学校,却被告知,她被排除在了专业名单之外,不能再在学校的殡仪技术专业学习了。

  一向不服输的张彤很不理解,为什么学校没经她同意就将她排除在名单之外。张彤找到学校,希望可以留在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继续学习。几经交涉,张彤如愿以偿,她认为自己一定能够学好。

  “我刚开始觉得化妆每个女孩子都会,很容易,但后来发现,死人与活人化妆完全是两回事。”张彤说,很多人去世是因为意外,而她要做的是尽最大努力将逝者恢复原貌,有时候严的甚至需要对着家属提供的照片才能完成。

  打击

  自己服务的第一位逝者竟是父亲

  2012年张彤毕业了,然而,在她毕业那一天,她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打击。

  张彤毕业那天,她突然接到家里的一个电话,电话那头是母亲在哭泣,原来,张彤的父亲因糖尿病去世。听到这个消息,张彤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。

  张彤连夜乘坐飞机赶回沈阳,在殡仪馆见了爸爸最后一面。因为之前在沈阳回龙岗革命公墓实习过,所以张彤坚持要亲手为父亲进行遗体美容,送爸爸最后一程。

  尽管比常人沉着冷静,张彤也很难接受这一事实,在她心里,爸爸只是睡着了。张彤说,她现在都无法忘记亲手给爸爸做遗体美容的场景,因为,爸爸是她第一个真正进行遗体美容的人。

  曾经有一位逝者家属,在父亲被火化之后,情绪激动地质问张彤:“你们把我爸爸藏哪儿了”,张彤说,原来她不理解为什么逝者家属会失控,直到自己的爸爸去世,她亲手为爸爸化妆,送了他最后一程之后,才能完全理解,“人死之后万事皆空,尽孝一定要赶在亲人生前。”

  习惯

  从不与人主动握手 无法与人倾诉“刚来的时候,我也非常害怕,见得多了,才逐渐适应了。”张彤告诉记者,化完妆之后,要将逝者的手放在胸口,记得有一次,在为一名老人的遗体做美容时,逝者的手突然滑下来碰到她,她被吓得差点失控惊叫,一旁的家属还以为老人“活”了过来,但这只是一个正常的物理现象而已。

  如今张彤已经工作了整整五年,与很多同行一样,张彤也养成了一些“特有的习惯”,这些习惯并不是她们的本意,但在这个行业里,可以说已经是不成文的规定。

  比如,张彤从来不会与别人主动握手。因为自己每天都要接触多具遗体,尽管有各种防护措施,但她怕别人有忌讳,所以从不主动跟别人握手。

  此外,张彤不会轻易地跟别人说起自己的工作。对于这份工作,有的朋友不能理解她,心中有挥之不去的介怀,所以每当有人询问她的工作时,她都只是含糊地说是服务业。

  而在工作之余,张彤最大的爱好就是跳舞,她觉得这是自己最好的解压方式。

  说到这份工作的影响,最让张彤感慨的还要说是找对象这件事,“入殓师这个职业真的很难找对象,很多人还是比较介意这个工作的。”

  感悟

  淡泊名与利 珍惜身边人

  张彤见证一次又一次的生离死别,每天工作除了面对遗体,还有各种情绪的家属,懊恼、后悔、伤心……有的家属在家中老人离世之后,后悔自己没有用更多的时间陪伴老人;也有的家属一辈子没有为家中老人买过好衣服,只能在老人离开后买一件昂贵的寿衣补偿;有些年纪轻轻自杀的人,家属白发人送黑发人时无法抑制悲伤,让人惋惜生命消逝得太草率……

  面对这些,张彤能做的,就是用自己的技术让每名逝者走得更有尊严。五年中,她对自己的工作也有了全新的认识,找到了成就感与自我价值,她尊重自己的职业,也得到社会的尊重,“我做的一切,逝者都无法感知,但是如果通过我们的技术,能让逝者在人生谢幕时依然美丽,让他们充满尊严、体面地离去,让他牵挂的家人得到心灵的安慰,我认为这一切都有意义。”

  张彤说,当每天面对生离死别,金钱和名利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,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才最重要。

  华商晨报记者 杨兴

  张彤的化妆箱里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美容用品

  本组图片由华商晨报记者 蔡敏强 摄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湖北白癜风初期危害